首页 走近关岛 产品系列 美国签证 酒店度假村 高尔夫球场 常见问题
旅游资讯
让摩艾陪着我享受蓝天、棕榈和白沙
作者:旅游资讯    发表于:2017-06-14    

复活节岛的摩艾中有不少的“唯一”,唯一一尊跪着的摩艾,唯一一尊有眼睛的摩艾,今天我要去的地方,也有个唯一,唯一一组面朝大海的摩艾。复活节岛海边的石像们高矮不同、长相各异,但都背朝大海、面向内陆,保护守卫着各自的部落。只有地处内陆的Ahu Akivi摩艾是个例外。这里的石像不仅面朝大海,而且七尊摩艾身高都在4米左右,重约12吨,大小高矮相近,看着是非常难得的整齐,最难得的是这七尊摩艾的高度刚好是岛上所有摩艾的平均身高,意味着什么?阴谋论已经开始占领我整个大脑。

唯一七尊面向大海的摩艾

距离Ahu Tepeu不远处的阿基维祭坛(Ahu Akivi)的这七尊摩艾,是1960年由美国考古学家威廉.马洛伊博士以及贡萨罗.菲格罗阿复原而成,这一组七尊的巨石像他们直视的大海前方有三座小岛屿,被叫做希瓦,所以它们被认为是霍图马图阿王传说中的希瓦国七个部落中七个酋长的雕像。实际上根据考古发现,这组Ahu Akivi巨石像的建造与天文学也有一定的关系,他们的目光在春分、秋分时正好落在日落的方向。除了Ahu Akivi,岛上所有的摩艾石像都是背朝大海、面向大陆,这被当地人解释为祖先们要永远庇护、注视着自己的子孙。然而AhuAkivi这一处的摩艾为何会目视远方?仅仅是盯着前方叫做希瓦的三座小岛?个人觉得他们的目光更加深邃。

他们的目光在春分、秋分时正好落在日落的方向

但还有考古学家认为,这七尊摩艾是最初登岛的祖先,它们面向大海也就看着它们来的方向,看着远方的故乡,波利尼西亚人的故乡。最早登岛的一批人属于波利尼西亚人,讲波利尼西亚的方言。英国航海家库克船长在1774年访问该岛时,随行的一个塔希提人可以跟岛上居民交谈。这个塔希提就是今天文明世界的旅游圣地大溪地,今天如果来复活节岛只有两个出发地点,一个是圣地亚哥另一个就是大溪地。真佩服那个时代的波利尼西亚人,他们好像是上天派来征服海洋的勇士,浩瀚的太平洋到处是他们航海的轨迹,他们好像就是为了航海而生,大洋中飘着的岛屿不过是他们的休息站,他们征服海洋的步伐一直没有停歇。

然而,安于现状的复活节岛的波利尼西亚人好像失去他们祖先的精神,在这个远离人间的孤岛上停留下来。后来的西方人发现整个复活节岛只有三、四条简陋的小划子,长仅3米,最多乘两个人,用小木板简单地绑在一起,漏水很厉害,需要一边划一边戽出船里的水。这样的小划子只能在岸边行驶,根本不可能到深海去。

复活节岛石像

千万别以为复活节岛只是一个寻迹古迹的岛屿,这里同样是个度假的天堂,也有马尔代夫那样的白沙,也有加勒比岛屿的棕榈,而且还有陪伴着的举世瞩目的复活节岛石像,从这点来说它是唯一的,世界其他地方也许有白沙,也许有棕榈,即使二者都有你也不可能有复活节岛的石像真迹陪伴。想让复活节岛石像陪你躺在白沙上日光浴?试问在这个星球哪里能办到?你和复活节岛石像一起享受湛蓝的海水、挺拔的棕榈和细嫩的白沙的梦想在哪里才能实现?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复活节岛,而且是唯一的答案。

湛蓝的海水

复活节岛北部的阿纳凯海滩Anakena beach是全岛最富魅力的景点,一片白色的沙滩又长又宽,是白人喜爱的日光浴的最佳地点。岸上的茂密的棕榈树林是咱们东方人躲避暴晒的绝佳去处。在棕榈林和白沙滩之间是七尊摩艾矗立期间,而且 其中五尊是带着帽子的“贵族摩艾”,因为帽子现实着摩艾的尊贵。顺便说一下,来这里游泳上午不错,日光浴当然是在下午,拍照呢?和所有摄影师给出的答案不同,最佳摄影时间是在正午。为什么要在这个光线最愣的时候拍照?还非得等正午直射的阶段?因为这里摩艾的帽子是红色的,只有当正午直射的强烈阳光暴晒时,摩艾的帽子才是最红的时候。

正午时分摩艾的帽子是最红的时候

或者您可以索性换个角度,爬上特雷瓦卡山的山顶,极目远眺俯瞰整个海滩,浩瀚的太平洋与蓝天合为一体,那七尊摩艾被淹没在蓝绿白三种颜色之间。从山上下来便是那七尊莫埃,这个时候我告诉您有关它们的第三种说法,它们是一个毛利巫师的七个儿子等待欧图-玛图阿王到来的地方。因为一千多年前,波利尼西亚人的祖先霍图•玛图阿就是从这里登陆的。这里有着岛上唯一的一片沙滩,尽头来到这里可不是纪念第一批登岛的先祖,而是来享受度假休闲的游客。别说,刚到停车场就感受到了旅游景点的喧嚣,多少感觉有点像夏威夷的大岛,唯一的区别是这里我没有看见拿冲浪板的游客。周边的冷饮摊、纪念品店以及身着三点式泳衣的白人游客,真好像到了毛里求斯、塞舌尔这样的海岛度假圣地。游客们来到这里,只为在这汪碧蓝的海湾里休息、放空、晒晒日光浴。

Anakena beachd 的椰林

Anakena beach沙滩后面一点种了一片椰林,这可是1961年智利“埃斯梅拉达”号船从大溪地岛Tahiti运来的椰子树,净多半个多世纪的成长已蔚然成林。我来到这里一屁股坐下就不愿起来,首先我没打算来这里游泳,出了林子除了暴晒就是暴晒,在林子里可以节省体力和金钱,因为这儿的冷饮店里一个小椰子就要十几美金,看得我是目瞪口呆。一般国外的旅游景点很少有宰客现象发生,直到今天我坐在电脑前写这个经历的时候,都还怀疑当时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您哪位去复活节岛的时候帮我看一下,弄得我每天脑子里都画魂儿。

Anakena海滩旁边的七尊摩艾

椰林前是1980年修复的Ahu Nau-Nau神坛,上有七尊摩艾,左侧四尊大的头戴红色火山石雕成的帽子Pukao,另外三个不是没戴帽子就是残缺不全,脑袋都不知跌落何处,只留下残缺的身体。据说当年因为搬运摩艾砍伐了大量的树木,造成了岛上的生态环境恶化,没有能够做船的木材,无法出远海打渔,岛上发生部落战争,石像被推下神坛埋在沙里几百年,这四尊摩艾因祸得福地倒因此避免了风蚀,成为岛上保存最完好的摩艾。看来环境恶化并不是只有当代人才需要考虑,那个时代的波利尼西亚人同样也逃不脱自然界的惩罚。复活节岛从考古发现在公元400年的亚热带森林到公元1400年左右的生态恶化,也都是一步步地自我毁灭过程。当然了,复活节岛的文明的确是西方白人,尤其秘鲁西班牙统治者的破坏才最终毁灭的,但岛上未完工的摩艾,都是自己毁坏生态环境种下的恶果。